首页 以物证史文章正文

到底是宝丰青龙寺,还是宝丰清凉寺?难道我又在颠覆民藏人的三观吗?

以物证史 2021年09月17日 22:32 89 民藏人

关于河南宝丰清凉寺和青龙寺之间的谜团正在慢慢地被拨开云雾。在近年出版的《宝丰县志》关于“清凉寺”的注解条目中记录到:“亦名青龙寺,位于县城西20千米清凉寺村内,是宋代建隆四年创建”。在明万历九年(1581年)重修时即称作——清凉寺。

微信图片_20210917162506.jpg

本来没有什么争议,但是本人发现自己早年收藏的一个汝窑盘上的内容后发现蹊跷,制瓷匠人写道:“崇宁五年宝丰清凉寺随葬汝窑瓷器贰佰陆拾八件。”这个盘子应该类似于一套墓志铭中的一部分。因为缺失了逝者的信息。再看字体明显凌乱,属于匠人所为,应该是当时宝丰清凉寺及周边民窑作坊生产的汝瓷。但是,正如本文第一段所述:“在明万历九年(1581年)重修时即称作——清凉寺。”

所以,本人的疑问纠结于此。这个盘子上的铭文正与《宝丰县志》上的记载相悖。如果这句话不加上“宝丰”的话,就显得很合乎常理。比如“崇宁五年清凉寺御制”——这种就比较常见。这里所指的“清凉寺”就是监瓷机构。还有一部分民藏人认为,这个“清凉寺”所指的是“商丘清凉寺”,而并不是指“宝丰清凉寺”。而后者是民间窑场。而“商丘清凉寺”也并不是官窑场。真正的官窑场应该是在鲁山县的段店窑。

微信图片_20210917162514.jpg

个人认为,北宋带御制的一系列款识的瓷器,应该是鲁山段店窑生产的。鲁山段店窑自北宋之前就是官窑场,而宝丰清凉寺及周边窑厂都是民窑作坊。不可避免的是,在民窑作坊中难免会接到有“官民烧”的工程项目。但是,宝丰清凉寺及周边就没有出土多带御制款识的整器汝瓷甚至是带御制款识的碎片。本人怀疑,在“官搭民烧”的窑场生产出的带方章款识的官器,不管是成品还是次品,都被官家连渣都不剩的拉走了。就算是把次品打碎掩埋处理,也是官家去处理,掩埋在指定的地方,而并不是就地掩埋。而民窑场是没有这个权利的。

话说回来,我们现在所说的“宝丰清凉寺”,其实就是“宝丰青龙寺”。据《宝丰县志》来参考,至少是在明万历9年之前还是这么称呼的。难道本人的藏品又再颠覆大家的三观了吗?在崇宁五年的时候宝丰县就有清凉寺了,而不是《宝丰县志》上记载的明万历9年之后才这么命名。

微信图片_20210917162519.jpg

就在本人发文之前,我突然发现了问题的关键。在《宝丰县志》上第一句称“亦名青龙寺……”这是什么意思?“亦名”在现代汉语中称作“另一个称呼”的意思。本人对这句话应该理解为在“有人叫清凉寺,也有人叫青龙寺。”至少是在宋代建隆四年之后对这里就有了两个称呼。最后在明万历9年的时候给最终答案——清凉寺。

微信图片_20210917225007.jpg

这类盘子本人有两个,另外一个是宋徽宗提诗,明显手划的很糙,中间也不施釉。有意模仿清凉寺御制官窑的作品。这才是民仿官的器物,这同时也能证明官窑中有这种艺技的存在。

我们不知道的事太多了,不要用自己有限的认知去妄自评价一件事情,如果你不了解,就请你闭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标签: 宝丰清凉寺 宝丰县志 宝丰青龙寺 鲁山段店窑 宋代御制瓷器 官搭民烧

发表评论

民藏人网京ICP备2021026482号